义大利解封非儿戏

义大利解封非儿戏图╱美联社

历经八周封锁措施,超过400万义大利民众已在5月初重回工作岗位。不过学校与托儿所直到秋季前仍将关闭,这也让出外工作的许多父母,对于要找谁来照顾小孩伤透脑筋。

■Parents returning to workplaces scramble as schools,day-care centers remain closed.

5月初的早上,义大利街头再度重现车流与人流。民众在经过两个月的居家避疫,如今终于可以重回职场,逐渐恢复正常生活。只不过与2月新冠病毒尚未在该国爆发前的情景相比,如今街上的交通已不如以往壅塞。

逐步解封有利有弊

义国政府目前采取的是逐步解封措施,工厂可以重新启动营运,至于公园也可对外开放,让孩童能自由放风。不过社交隔离措施仍将继续实行、多数商店必须等到5月18日才能恢复营业。此外餐厅、酒吧、美发院与其他涉及较亲密个人互动的服务,则要到6月1日才能对外开放。

虽然在多数确诊案例中,孩童染病的机率不高,不过专家警告由于传染机率仍在,因此义大利与其他国家政府尽管已渐进重启经济,但学校仍会继续关闭直到秋季才开放。

孩童无法回到学校,对那些已经重回工作岗位,无法留在家中照顾小孩的父母,反造成一大难题。在过去祖父母多是照顾小孩的主要支柱,如今为顾及这些年迈的长者一旦染疫,可能危及生命,因此义大利政府要求这些长者必须与其他家庭成员分开,这也导致照顾孩子的重责大任必须转交给保母或是他人。

虽然义大利政府对于有照顾小孩需要的家庭有提供部分补贴,像是协助支付保母费用,以及准许育婴假的申请天数拉长,但许多民众依然抱怨这些措施仍然不够。事实上,照顾孩童的问题不仅出现在义大利,其他欧洲国家与美国也因为学校必须等到9月才会开放,也面临类似的困境。

父母在夹缝中生存

父母与孩童保护协助团体Moige负责人艾夫尼塔表示,「父母发现他们正处在夹缝中生存。」他说兼顾工作与家庭,让这些重回职场的父母身心俱疲。

公司总部在波隆那的律师波西诺就抱怨她可能最后将被迫辞职,回家照顾10岁与8岁的儿子。她表示:「我担心如果回去工作,我赚的薪水只够支付给保母。」由于义大利封城措施,波西诺已两个月没有收入。

至于她的另一半是电信工程师,大多数时间必须在外面工作,根本无法在白日帮忙照顾小孩。

波西诺表示在与孩子的爸爸商量后,他们决定不向父母寻求协助,他们忧心若请他们协助看护小孩,反让他们暴露在感染的风险中。即使是雇用保母,她也有诸多疑虑,例如如何得知保母的身体健康,还有她与孩子的相处情况。

心理学家与父母都指出,当义大利进入封城的第一阶段,孩童多视为这是某种假期。他们很高兴能与父母有更多时间在家相处、培养亲子感情。不过当第一阶段结束后,父母开始对孩子在家自学充满压力。

心理学家贝罗认为,「身兼多重角色,对父母而言的确是相当困难的任务。」即使他们终于可以因为重回工作岗位而松了一口气,但在同时也因为担忧孩子照顾问题无法解决,而感到焦虑不安。

失业者瘫痪政府网站

失业者瘫痪政府网站图╱美联社 新冠病毒肆虐美国,导致失业人口暴增,短短六周请领失业救济的劳工就逾3千万,并曝露各州政府电脑系统老旧的问题。 ■Nearly four million people filed for unemployment benefits last week, bringing total claims to more than 30 million as states struggle to process an unprecedented wave triggered by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美国公布至5月2日止当周有将近400万人初次请领失业救济金,使得自3月中爆发新冠肺炎大流行以来,短短七周因此失业的美国劳工已超过3,350万,新冠病毒对劳工的杀伤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