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传真-新能源危机下的困局

新能源危机可能导致全球经济呈现低油价、低利率、高失业率、高经济冲突的「双高」与「双低」诡异之局。图/美联社

沙乌地阿拉伯与俄罗斯的石油竞产,造成国际石油价格的爆跌,许多人认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而此时的「沛公」,或是指美国的页岩油业者,及巨额融资给美国页岩油业者的美国金融体系;但也有人认为是沙国与美国联手要对付「沛公」俄罗斯。沙、俄、美三国博弈,事涉各国的核心利益,故势须放手一搏。

现今,世界油品市场,在各国重启核电,并在各种绿能相继广泛应用下,已呈供给过剩。此外,美国自2008年金融风暴后,其QE政策的重点之一就在扶持美国页岩油的开发,且卓然有成,尔今,美国已是全世界最大的石油生产国。然,如此一来,它便有着油品对外输出的强大政、经压力,为此,美国川普总统在上任伊始,单边对伊朗实施石油禁运,从而顺利地取得伊朗原来在国际市场的份额。

此外,在美中贸易谈判中,美国更强力地要求中共同意,在「美中贸易协订」中签定,中共须分两年自美国进口约520亿美元的能源产品,而此,也必然直接地冲击到俄罗斯在中国中国的天然气供给。

更有甚者,于2019年年底,美国单边要求德国取消其与俄罗斯已上马的天然气管道工程「北溪二号」计画,并要求德国应购入美国生产的页岩天然气,强取俄罗斯在德国及欧洲天然气市场。为此,就俄罗斯而言,实已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绝境,故现今即使采「玉石俱焚」的战法也在所不惜。

当前国际油品市场份额上的争斗,已呈现出危险地「彼消我长」的「零和」态势,从而加剧产油大国间的直接冲突。现今美国正处于抗疫中的国家紧急状态,川普政府接连推出千亿甚至逾兆美元的纾困方案,俄罗斯此时快狠准地出手,「适时」地端出这落井下石的大菜,尤可见其怨怼之深切。

严峻疫情当前,伴同出现扩产下的「新能源危机」,它竟呈现出「低油价」、「低利率」的「双低」诡异之局,这可能是世界经济从未发生过的现象;在可预见的未来,「高失业率」及「高经济冲突」的「双高」困局,亦恐难免。现今,各国高失业率的出现已不可免,毕竟,受重创的服务业、观光业、航空业等均已陷入重大危机。

多重资产配置 攻守兼备

主要资产后市看法 新冠肺炎疫情往中国以外地区扩散,对于全球经济及投资信心形成负面影响,美国两度非常规降息,点燃投资人对经济衰退的疑虑,导致全球股市重挫,美股频频熔断,VIX指数于3月16日来到82.69,超越金融海啸高点。投信法人强调,主要资产除避险型公债以外遭全线抛售,错杀情形普遍,现阶段可用多重资产配置因应。 群益潜力收益多重资产基金经理人徐炜庠表示,2020年市场仍有不少变数须提防,投资人想掌握市场机会又担心风险,建议可采多重资产配置来因应,结合以美股为首之潜力资产、搭配具高息优势的高收益债及特别股,以及公债和投资级债两大避险资产来降低投资组合

此外,上述「高经济冲突」现象的出现,也是前所未见。现今,就国际政经情势而言,经济冲突的范围愈来愈大:从地缘政经上的冲突、到国际分工及供应链上的冲突、再到国内经济利益再分配上的冲突、乃至危机下,AI技术加速应用后国内就业机会与国际竞争态势下的冲突等等,在「新冠病毒」强大的「触媒」作用下,实已触动本世纪初叶国际政经情势转变的骨牌效应,只有在骨牌纷纷地倒下后,我们方得以一窥21世纪世界「新经济秩序」的新貌。

由历史的经验观察,「新秩序」的建立常会伴随着严重的军事冲突。另在调整的时间上,特别是在大国间彼此国力相差不大时,也往往不是短时间能尘埃落定,为此,这新秩序调整所需的时间,当不会短过疫情。

就当前「新能源危机」而言,会在短时间内落幕吗?俄罗斯说,它已准备上千亿美元的外汇存底,足可以打至少半年的油价战,可见其求战心切,但它能撑这么久吗?沙国、美国又有多大决战的决心呢?

现美国川普总统有着美国油公司庞大的经济压力,且不能让油公司因周转不灵而致美国金融体系发生系统性风险,因此无底限QE政策的出台也展现出「美国第一」的决心与魄力;然,俄罗斯也有「退一步即无死所」般,须严酷面对自苏联解体后可能发生的二次经济崩溃危机,甚有导致普丁垮台的可能;再者,OPEC+中的老大沙国,也有全力将美国纳入OPEC+,集体重定国际石油输出价、量规则的庞大压力,而非屈从美国压力,自绝于OPEC+。

传统经济学的「古诺解」中,也从未见,非势均力敌且非完全同质性产品的三方,其所对应的三条方程式能否联立求解。为此,这场石油战,亦恐难在短期间内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