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养不活音乐人,那短视频呢?


文 | 申商

泉源:深响


这个炎天的屏幕已经被音乐人所占有:《明日之子乐队季》开播,《乐队的炎天2》即将上线,属于音乐人的炎天似乎又热了起来。
然而,在各种乐队相关的综艺节目斩获全民高关注的同时,音乐人们似乎并没有过得更好——本来就生计不易的音乐行业,在线下演出停摆半年后,走到了更紧急需要变化的时刻,大量草根音乐人由于半年的行业停摆正在被迫转型。
音乐行业获得了亘古未有的关注,音乐人却难以生计,这似乎成为了一个难明的行业悖论。面临这样的逆境,谁能成为行业的谁人破局者?

“音乐养不活音乐人”


作为一个成立了十多年的团队,王加魏乐团直到今年开年都没有从音乐上获得过多少收入,在抖音上也只有不到5000个关注者。对于他们而言,音乐是梦想,但却并不是足以养活他们的职业。王加魏乐团的主创王延衡和魏文太都在司法领域有正职事情,音乐与创作的时间都是他们在极其繁重的事情之余,从睡觉和休息的时间里挤出来的。
  而他们的履历仅仅是海内大多数音乐创作者现在境遇的一个缩影。
做音乐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是一件与“赚钱”沾边的事情,尤其是在唱片工业被数字音乐市场所解构了之后更是如此。海内大多数音乐人都保持着一种兼职做音乐的状态:年度黑马热播剧《隐秘的角落》的导演辛爽曾经是乐队Joyside的鼓手,最近一首《艾瑞巴迪》被“姐姐们”唱火的新裤子主唱彭磊做过动画片,而今年《乐夏2》的大热门参赛乐队后海大鲨鱼的吉他手曹璞本职事情是修建设计师,江湖人称“曹工”……
即便是这些成名较早、在业内有知名度的乐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未全职从事音乐创作,像王加魏乐团这样的草根乐队更是几乎没有靠音乐养活自己的可能性。
行业数据也足以说明这个问题。去年11月,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张丰艳事情小组曾经在《2019中国音乐人生计状态讲述》中公布了一组数据:观察显示,近半数非学生音乐人的税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有四分之一的音乐人税前月收入维持在2000-4999元的水平,月收入能到达8000-1万元的仅占5.89%,而月收入能到达1万元以上的则只有9.3%。,

Allbet代理

欢迎进入Allbet代理(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