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传真-协商ECFA祕辛及未来展望(上)

两岸海基、海协两会于2010年6月29日签署「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前一阵子有人讨论是否会因十年到期而终止。但6月29日已经过去,ECFA并没有终止,然而ECFA正式生效是在送立法院审议之后的9月12日生效实施,因此十年为期的计算时间也可算到今年的9月12日。经查「世界贸易组织」会员间签署「架构协议」之后,在谅解备忘录24条规定要在「合理的时间」内,签署后续的货品贸易、服务贸易、争端解决等协议,以完成整体的「自由贸易协议」。

在WTO的补充解释说明中,对于「合理的时间」有提到十年,但并无强制性,例如中国中国与澳洲就谈了12年才完成FTA,所以ECFA生效10年到期是否终止尚无定论。

ECFA对台湾对中国出口影响甚大,截至2020年底,为台湾出口中国货品节省了关税67.41亿美元,这还只是货品而已,部分服务业也受益于ECFA,如银行业赴中国一方面服务台商,另一方面也开拓新的市场,此外也成立了不少独资或合资的医院,提供高水准的医疗服务,电影片也进入中国市场,由于其市场规模远大于台湾,亦有不少票房受益。

犹忆协议签署前,当时的反对党极力杯葛,指责这是「包著糖衣的毒药」,然而他们执政四年,不仅没有废止ECFA,甚至于最近因为将届十年高官纷纷跳出来,都希望ECFA能够持续下去;企业当然也希望ECFA不要叫停,否则产品竞争力将受相当冲击。

两岸ECFA协议中没有明定十年终止条款,但在第十六条规定:「一方终止协议,应以书面通知另一方,双方应在终止通知发出之日起,三十日内开始协商,如协商未能达成一致,则本协议自通知方发出终止通知之日起一百八十日终止架构」。现在台方政府无意终止,民间希望继续,终止与否完全操之于陆方。

其实ECFA协议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协商过程并不容易,初期是由双方主管机关,我方经济部及陆方商务部主管官员面对面专业协商,针对一般及传统产业或双方互补而对方没有生产产品,很快达成协议,但针对双方都想发展而竞争性的产业就没那么容易,双方背后都有产业政策及业者利益,针锋相对,据理力争,其中最困难的就是石化、机械、运输工具、纺织等类产品,陆方认为工具机是他们想发展的产业,因此不愿松口,而且他们指称台方工具机上的「电脑数位控制」多是日制的FANUC,他们认为日制产品不能搭便车免税卖到中国,我们则与台湾业者协商,最后业者接受以五年为缓冲期;同时我也指出使用日制的CNC是中国进口商要求的,所以陆方也有责任。陆方不仅对工具机零件的要求相当严格,而且还对于区域产值,也就是产于两岸的原产地产值要求高达50%,比一般的30%为高。

另一方面,台湾反对者指称ECFA只图利财团,这不是事实,2010年4月马英九与蔡英文电视辩论时,马英九指出,他拜访台中一家小型机械厂,全厂是家族八人的小工厂,其产品送往台中精机组装后出口,因此ECFA对中小企业也是有利。既然马总统已在电视辩论时说出,我们当然要求开放此项目,陆方无奈,只好去电该厂询问产品,得知其为十二位码的零件,但双方协商是以海关税则编号八位码为准,为了开放这项十二位码的零件,该八位码项下的其他产品也都一并开放。

编‧辑‧室‧报‧告-历史上的今天-630大同事件

大同今年股东会上出现种种脱序作为,堪称惊世骇俗,图为公司派出动黑衣纠察队维持秩序。图/颜谦隆 今年6月30日大同股东会,堪称是中华民国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直接让资本市场、公司治理都退回丛林时代。这让我想起了经典名著「双城记」的开场白:这是信仰的时代,也是怀疑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充满希望的春天,也是令人绝望的冬天。630大同事件未来绝对会载入史册,但最终章到底是相信还是怀疑?是光明还是黑暗?正考验著主管机关,以及大同股东们的决心与智慧。 大同今年股东会的演出堪称惊世骇俗,一位熟悉资本市场运作的律师谈